小夜岚起º

这里是沈迹/顾故里✨
“爬墙是什么?看老子一脚跨过去。”
‼️杂食不是博爱 圈多粮杂 攻控

此号目前大概堆雷卡/王喻王💗
看文后点心/发评论是很好的催更方法

写点文画点画 自娱自乐👀
墙头奇多欢迎挖掘 思维跳跃连载要命

小透明一个,亲友挺少,欢迎勾搭。
QQ:2061618465

【雷卡】得寸进尺。


※无责任撒糖小甜饼
※雷卡两人无血缘
※文章间隔有点久…文风或有变化
望食用愉快💗



又是他。
雷狮靠在一面满是斑驳涂鸦的墙上,一半身子隐于晦暗的阴影底下,无聊地嚼着泡泡糖。
又是那条红色围巾。
最近街头老是有个少年四处晃荡,和每个路过的陌生人浅浅交谈几句,露出一个乖巧笑容又微微欠身告别。
很奇怪,不是吗?
雷狮摸着下巴,微微眯起眼睛,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痞笑。

雷狮已经注意卡米尔很久了。
他第一次见到卡米尔,是在一个暮色沉沉的黄昏。
秋意猝不及防地席卷了这座城市,街上还是一身夏装的行人显然是毫无准备,行色匆匆穿过路旁鳞次栉比的大厦,不愿在室外再多待一秒,也急着回家。
那么那个少年就是静止于人群中的异类,与旁人不同之处不只是在驻足街头,还有在突如其来的寒流中意外聪明地围了条红围巾。他右手里拿着一个笨笨的熊本熊气球,背对着雷狮。
一对十指相扣的情侣说笑着经过,一眼就能看出正处于甜蜜的热恋期。女孩见到他手中的气球,手攥紧恋人的手撒娇般地晃了晃,眼里神色熠熠生辉。男孩笑了笑,显然是明白了女友的心思,另一只手摸起兜来,向少年询问价钱。
雷狮正好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间烧烤店等着座位,听力极好的他不费力就听了八九分。他微微侧过头去,毫不掩饰目光打量着三人。
红色围巾清冷的声音飘进雷狮的耳朵:“……不好意思,这个不是买的。但是可以交换。”
“交换?换什么?”男孩警觉起来,生怕他下一秒就提什么金银财宝。
“什么都可以,除了钱。比如一包糖或者一个故事。”少年背对着雷狮,看不到表情,但雷狮笃定他在微笑。
女孩很活泼,翻找包包无果后清清嗓子,添油加醋地把自己和男友两人的恋爱故事抖落了个干净。雷狮听了一会听得牙酸,女孩如愿以偿换走了熊本熊气球。
沸腾的落日早已坠入大地,情侣离开后,少年将衣服的拉链拉上几分,朝街道的另一边远去了。
红围巾被萧瑟的秋风吹得翻起,内侧翻露出一个小小的禁止符号来。

一条红围巾扬起,雷狮的视线不由得随之过去。
这不就是那个秋日傍晚里的异类么?
正好自己最近和家里人闹矛盾,一气之下搬到外面去住了,常去的几个地方都有人盯着,实在是无处可去兼无所事事。雷狮想到这就恨得咬牙切齿。
干脆就跟着这个少年,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好了。

天又冷了一些,卡米尔把围巾拉高遮住唇角,呼出一口白气。
他感官一向敏感,一早意识到有个人在跟着他——况且那个人根本就没想着要藏起来,光明正大的样子倒像兄长在跟着不省心的弟弟。
头巾上印着一个普通的星星,看起来是毫无意义的图案,大概头巾的主人也是随意圈定这个星星当象征的。
他倒也不怕,手里攥个不值钱的小玩意儿,自顾自地和别人微笑交谈,偶尔能用小玩意从别人手中换来另一件东西。

这人到底在干什么?雷狮踢着路边的石子不紧不慢地跟在卡米尔后面,想。
前方的红围巾小个子拐了个弯,走进了公园里。
啧,雷狮一脚踢远石子,快步跟了上去。
……人呢?
公园里人很多,可是哪里都没有卡米尔的影子。
冰冷的东西贴上了雷狮的左脸,他立刻向右划开一步,警惕地回头。
“要不要来罐可乐?我请客。”
小个子仰起头看他,向前递了递可乐。

两人渐渐熟稔起来。
骄傲如雷狮自然是不要欠他人人情的,所以往往是夏天卡米尔坐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晃荡小腿,等雷狮在售货机旁远远地扔来一罐冰滋滋的可乐,又或是冬天在奶茶店里喝着暖融融的奶茶。
你问雷狮?雷狮手里自是提着瓶啤酒啊。
少喝点啤酒,对身体不好。卡米尔说。
你每天和别人交换东西是干什么?雷狮不置一词,反倒问回卡米尔。
所有东西都是相连的,卡米尔一脸认真,想要得到什么东西都是需要相应的付出。
好嘛,就是不想说罢了。雷狮挑眉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卡米尔,”卡米尔答道,“你呢。”
“不告诉你,”雷狮笑,“你以后总会知道的。”

日子一天天过去,雷狮也不执着于天天跟着卡米尔,但每天都还是会去问问卡米尔今天收获了什么。卡米尔有时能换好几样东西,其中不乏贵重的物品,有时却毫无收获。
“你到底想换到什么?”雷狮问,他到底是忍不住了。“干脆我来和你交换吧,无论是价值连城的宝藏还是随处可见的石头,我和你换。”
“……真的吗?我想换的东西很贵哦。”卡米尔弯了弯嘴角。
“骗你有糖吃啊?”雷狮没好气地嗤笑一声。
“那……我拿这个换吧,今天我只有这个了。”卡米尔在口袋里掏了掏,摸出一张皱巴巴的水果糖纸。
“换一个……一个你的吻。”
“就这个啊?”
“嗯。”卡米尔垂下眼帘,细长睫毛遮挡住眼睛。
“……不行吗?”
“谁说不行了?”雷狮满意地看见对面少年的眼神突然起了淡淡的亮光。“只是你不想换更多吗?比如……一份爱情。”
雷狮眯起眼睛,笑得促狭。“怎么样,够贵够奢侈了吧?”
“我的卡米尔。”

做人总是要贪心一点的,后来卡米尔腻在雷狮的怀里迷迷糊糊地想。
比如明明自己刚开始只是想要一份友情,后来想要知道那个人的名字。
再后来……
他想到这里,嘴角就止不住想上扬,忙调整一下脸色把笑意压下去。没过多久嘴角又向上弯起一个细微的角度。
“……小面瘫傻笑什么呢。”雷狮在半梦半醒间抬起一边眼睛,无语地抬手揉乱怀里人的一头小短毛。
卡米尔转过身子来,趴着搂住雷狮的脖子,小声地说道。
“才没有笑呢。”
一步步的得寸进尺,让他交换到了现在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来有天卡米尔摸着鼻尖跟雷狮坦白:“其实……那天我本来有糖的,后来用糖纸和你交换是因为我忍不住把糖给吃掉了。糖纸还没扔。”
“我就说那个吻怎么甜甜的。”雷狮笑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51 )

© 小夜岚起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