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夜岚起º

这里是沈迹/顾故里✨
“爬墙是什么?看老子一脚跨过去。”
‼️杂食不是博爱 圈多粮杂 攻控

此号目前大概堆雷卡/王喻王💗
看文后点心/发评论是很好的催更方法

写点文画点画 自娱自乐👀
墙头奇多欢迎挖掘 思维跳跃连载要命

小透明一个,亲友挺少,欢迎勾搭。
QQ:2061618465

「雷卡」DAYDREAM. -01


·刚入坑的萌新,ooc不可避免,如有不妥请私信指出> <
·现代AU,碎片式写作,大纲只有事件点,学生党慢热慢更> <

私生子的身份,让雷鸣从小时候开始就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。
母亲早逝,而父亲又是陌生人似的冷漠,根本没打算认这个孩子。他只能从小就寄人篱下,被亲戚当皮球踢。
但雷鸣又是个倔强脾气,觉得自己已经年满十二岁,算个小男子汉了,便在深秋时节套上小背心,带点干粮偷了钱就离家出走去。
敏感又自负,像只落跑的仓鼠。
反正,那个“家”里一直都没有他的位置。
小孩子一时的意气用事,总是不去考虑后果的。在外面游荡一圈之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在这个社会生存的能力,可又不甘心。
傍晚时分,夕阳燃烧沸腾的光芒也开始散去。倔强的孩子正坐在街心花园的秋千上啃手指头想法子呢,一个人突然从远处走来,停在他面前。

他抬头,瞳孔蓦然放大,雷狮身影倒映在他湛蓝的眼眸里。
不知为何他们相顾无言,多年的察言观色让雷鸣不敢出声,只是愣愣地看着眼前来人。
良久,雷狮率先打破了沉默,“跟我回去么。”
明明是个问句,却用了陈述的语气,不知为何让他感到很安心。
雷鸣把一小半的脸藏进竖得高高的衣领里,半晌才从里面传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嗯。
“那,走吧。”
雷狮转身走了几步,没听见人儿的脚步声,又折返回来。
“小鬼,走了喂。”
雷鸣刚想起身,雷狮就把他从秋千上拽了起来,推到自己身前。雷鸣很是不解地回过头来,看着雷狮。
“我说,走,你是没听见还是没听懂?走啊,别回头,我跟着你。我怕你跟丢了。”

雷狮住在一个很奢华的小区里。
“左转,锐殿官邸。我就住这个单元,记住了。”雷鸣听从身后人的命令,走进了富丽堂皇的大堂。“电梯,26楼。出电梯门后右转就是。”
电梯上升速度很快,一下子就到了高层。
“喏,我们到了。”雷鸣在一扇木门前停了下来。
没有防盗门......?雷鸣眨眨眼。
“哼,我想还没人敢进我雷狮的家,”雷狮越过他身旁,指尖轻点智能门锁几下,“回家咯。”
家里意外地灯火通明,他心里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抽。
是有人......和雷狮一起住吗?这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感席卷了雷鸣的心房,让他几乎想立刻转身逃跑。
“家里留着灯,看起来就像有人等着自己,”雷狮像是看懂了他的心思,哼出一声鼻音,“全智能化也不见得是件好事。”
“欢迎回来,大哥。”冰冷的机械女声响起,迎接这里的主人。
啊…这被修改过的欢迎语……雷鸣突然有点恍惚。雷狮他还是爱命人臣服于自己。
是他骄傲的王者。
“浴室在那边,先去洗个澡。”雷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舒舒服服往后一躺,随手指了指某个方向,“有衣服穿吗?”
那自然是没有的。
雷狮有点烦躁地挠了挠头,起身说我去给你拿一件,你先去洗。

浴室里水汽氤氲饱和,雷鸣看看镜子中的自己,感觉朦胧得有点不真实。
自己……就这么跟着人回家了?
“洗完了?没有合适的衣服和内裤,就这件衬衫先凑合着吧。明天给你买新的去。”门突然被轻推开,一只拎着衬衫的手伸了进来。
雷鸣接过衬衫,小小声地道了句谢。
衬衫长长一路遮到他膝盖,松松垮垮的,几乎滑落露出瘦弱肩膀,他只好把扣子扣到最高。
开门走出浴室,屋内暖气融融,地毯上放着一对毛绒绒的拖鞋。
大概是给他的,雷鸣想,雷狮可不会穿这样可爱的鞋子。

踩上拖鞋,他走到客厅去。雷狮倚在沙发上啪嗒啪嗒敲笔记本键盘,见他出来萧萧抬起眼皮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……雷鸣。”
“嗯…你既然现在跟了我,就改个名字吧,就叫卡米尔好了。”
雷鸣疑惑,“……这个名字…是有什么含义吗?”
“哦,没什么含义。只是我以前养的一只狗叫这名字。”雷狮漫不经心地回答道。
“谢…谢谢大哥,我很喜欢。”雷鸣,或许现在应该说卡米尔,稍微哽了一下,然后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。
新的名字……是不是说明他会有新的开始……?
雷狮挑眉,抬手合上笔记本,“九点,小孩子是不是是时候睡觉了?回房睡觉吧,卡米尔。”
“嗯……好。”卡米尔应了一声,做小尾巴跟在雷狮后面走进房间。
单人床上平铺着一床看起来就暖呼呼的被子,昏黄灯光柔柔照着房间每处,让人昏昏欲睡。
卡米尔钻进被窝,挣扎几下露出脑袋,一双眸子安静地望着雷狮。
“晚安,卡米尔。”雷狮笑笑。
柔灯熄灭,黑暗中只剩下卡米尔一个人。
他把被子拉上来一点,埋进去嗅了嗅,是太阳的香气。
香气所织成的细网拉扯他坠入幻梦,卡米尔皱皱鼻子,轻声呢喃道。
“……晚安。”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3 )

© 小夜岚起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