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夜岚起º

这里是沈迹/顾故里✨
“爬墙是什么?看老子一脚跨过去。”
‼️杂食不是博爱 圈多粮杂 攻控

此号目前大概堆雷卡/王喻王💗
看文后点心/发评论是很好的催更方法

写点文画点画 自娱自乐👀
墙头奇多欢迎挖掘 思维跳跃连载要命

小透明一个,亲友挺少,欢迎勾搭。
QQ:2061618465

【柔橙柔】风暴。


·自割腿肉 半小时产物

唐柔已经注意那个女孩很久了。
酒吧里的光影缤纷缭乱,男男女女耳边厮磨的暧昧话语湮没在激烈的音乐之中。
舞池是意乱情迷的欲望中心。不断有人搂着新勾搭上的舞伴笑得春风得意地走下场,在人群中绕几圈转进电梯间,去楼上的豪华酒店来一场轰轰烈烈的一夜情。
看来奢软的床铺才是他们的主战场啊。唐柔懒懒打了个哈欠,无所事事地托腮看着舞池。高跟鞋的系带松松垮垮,几近亲吻冰凉地面。
鞋子几乎要顺着脚背弧度脱离她的掌控,脚尖向上一勾堪堪挽住。她好像发现了新的乐趣,摇晃着玉足,鞋子悬在脚尖将掉不掉。
但正如龙卷风的风眼是最平静的那般,这样迷乱的舞池中心也是平静的。
那个橙发女孩。
或者应该这么说更为恰当——与众不同的。
因为这场风暴因她而起。

苏沐橙还是第一次来酒吧,本来怔怔地伫立在门外,却被朋友们哄笑着簇拥进了去。
空气中香水酒气混杂弥漫。苏沐橙抽抽鼻子打算退到一边,无奈不断有人向她发出共舞的邀请。
她勉强笑笑,又瞪起杏眼示意那些笑得花枝乱颤的朋友们出来给她解围。
远处的姑娘们笑得更欢了,也挤挤眼:你自己就玩呗。遂转身施施然远去,留下窈窕背影。
苏沐橙小叹了一口气,这要怎么脱身啊?
中场休息将要结束,探戈舞曲前奏沉沉响起,舞池里又是人群涌涌。
苏沐橙咬咬唇,一跺脚就着轻盈步伐,兜兜转转往舞池中央去了。只留下男人们呆楞在原地。
她轻撩起一边垂发到耳后,独自一人跳着。旁人投来诧异眼神却也不介意,只是微微一笑。
这就算是登场了,苏沐橙想着,有点小得意。

其实唐柔自己也是一场风暴的中心。
她是这间酒吧今晚的第一位客人,点了一杯玛格丽特后就坐在一旁,饶有趣味地观察芸芸众生。
天色将晚,各种疲惫的身躯涌进酒吧。他们衣着大片极端的色彩,炽红如沸腾夕阳,亦或是漆黑似夜的魅影。
有点审美疲劳,唐柔头疼地揉揉太阳穴,又弯腰把系带打上个漂亮的蝴蝶结。
眯眼抿唇饮下一口酸甜,恍然在一群斑斓中看到一抹亮橙色在舞动。唐柔突然想到自己粉紫渐变发丝在这里其实也是格格不入的。
她舔舔唇,抬手又招来酒保小哥点了一杯处女。
有人终于忍不住凑近她身侧,喷着酒气悄声问,嘿,美女一个人吗?
她不言语,只是冷冷瞥那人一眼,把手中晶莹剔透的鸡尾酒一饮而尽。
醉意上涌,唐柔站起身,也一人朝舞池去了。

苏沐橙自己跳着舞,心下却是想着何时能下场,或是快点找个也是被迫上场的舞伴好度过这支舞曲。
远远的,苏沐橙看见一个高挑的女孩也如她刚才那般,一人独舞着朝她的方向而来。
女孩穿的高跟鞋不太适合跳探戈,但舞步奔放仍旧不乱,很快就接近了自己。
又是被迫上场的?苏沐橙心中奇道。不过这样也好,有个舞伴能挡下很多有着目的性的邀请。
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清脆声响,她听见一个女声缓缓道,“不知我可否有此殊荣邀您共舞一曲?”
音乐过于激昂,许多人都听不清身边人的轻声细语,但是苏沐橙听到了。
“好啊,”她听见自己这样说,“求之不得。”
两场风暴于此汇聚。

评论
热度 ( 39 )

© 小夜岚起º | Powered by LOFTER